聯系我們::(掃碼) | :(掃碼) |
返回列表 發帖

比特幣礦企上市之路:曾在港交所折戟 現謀求赴美IPO

比特幣礦企上市之路:曾在港交所折戟 現謀求赴美IPO

 原標題:比特幣礦企的上市之路:曾在港交所折戟,現謀求赴美IPO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2016年10月22日,四川省成都市天府國際金融中心,200多名礦工和比特幣投資者參加一場名為“中國比特幣礦工大會”的行業會議。圖/視覺中國)

  比特幣礦企的上市之路

  本刊記者/楊群

  發于2019.11.18總第924期《中國新聞周刊》

  最近,區塊鏈行業迎來一股政策熱潮,虛擬貨幣價格迎風而漲。其中,比特幣價格再度超過1萬美元,整個幣圈都在狂歡,直接的受益者便是與之掛鉤的挖礦機。

  根據全球最大企業增長咨詢公司Frost&Sullivan的數據,截至2019年6月30日,從比特幣礦機算力和出貨量來看,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分列世界第一、第二。而據VeryHash算力平臺CEO孔猛估計,今年下半年比特微公司的神馬礦機銷量很好,有可能會超過嘉楠耘智的阿瓦隆礦機。

  比特幣礦機銷量與比特幣價格息息相關。只要比特幣價格保持上漲,挖礦便有利可圖。此外,礦機性能、礦場運維、算力難度和監管政策都會對挖礦收益產生影響。

  2017年底,比特幣價格突破2萬美元的歷史高峰,礦機行業不斷上演造富神話。比特大陸靠賣礦機在2017年就狂賺190億元,與芯片巨頭英偉達收入看齊。不過,2018年3月以來,比特幣價格接連暴跌,一度讓礦機行業陷入寒冬。

  隨著比特幣價格在2019年上半年回暖,回升到1萬美元大關,礦機銷量又開始重新火熱。尤其是當前區塊鏈技術應用獲得肯定,以及國家發改委正式將“虛擬貨幣挖礦”從《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淘汰產業中刪除。在諸多利好消息的影響下,一年前紛紛夢斷港交所的礦機企業重啟IPO,只不過這次他們將上市標的開始轉向納斯達克。

  目前,嘉楠耘智搶先一步,比特大陸緊隨其后,而億邦通信和芯動科技也很有可能正在爭奪上市。

  礦機集散地

  11月,深圳的氣溫逐漸變涼,華強北賽格廣場的礦機生意卻開始回暖。

  韓小虎從2017年開始賣礦機,他的店鋪就位于賽格廣場5樓,面積大概20平方米,雇傭了十幾個礦機銷售人員。韓小虎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像他這樣熬過礦業寒冬的店鋪已經不多,今年初數量跌落到個位數。

  隨著比特幣價格升高,礦機銷售又變得有利可圖。根據最新統計,當前賽格廣場的礦業商家數量大概有82家。其中,礦機店鋪主要集中是在賽格廣場的4、5層,礦業辦公室則散落在賽格廣場各層辦公樓里。

  2017年底,整個華強北礦機行業正處于最火爆時候。當時,比特幣價格持續暴漲,讓礦機銷售成為整個華強北最賺錢的生意。不僅礦機經銷商蜂擁而至,瘋狂搶奪檔口資源,原本販賣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的商家都在賣礦機,意圖分一杯羹。

  各大物流公司的快遞小哥將滿載礦機的拖車一車又一車地拉走。來自世界各地的礦機販子,穿梭于一個個礦機檔口,看貨、砍價、下單……有的店鋪十幾分鐘上百臺礦機、幾百萬元的生意就談成了。

  “高峰時期,整個賽格廣場一半以上的店鋪都在賣礦機。”韓小虎指著店鋪裝修和招牌說,招牌上寫著“礦業”字樣的都是新開不久的店。“以前,我們每天忙得連軸轉,根本沒有時間裝修。礦機生意也不穩定,很多商家都是短期賣,不想浪費裝修費。或許,你剛剛換上礦業的招牌,生意就已經難做了。”

  其實,全球最大礦機集散中心位于深圳并不意外。原本,華強北就是一家電子產品集散地,蘋果手機、組裝電腦、內存條都被炒熱過。只不過如今比特幣興起,礦機銷售成為暴利行業。那些販賣手機、電腦的經銷商們,紛紛開始販賣礦機。

  此外,深圳地方政府一直以來對于區塊鏈這樣新興技術較為寬容。更重要的是,深圳及其周邊地區強大的電子工業設計和制造能力,讓很多創業者將礦機芯片制造公司設在深圳。

  不過,從2018年3月開始,隨著全世界加強虛擬貨幣的監管,比特幣為首的虛擬貨幣價格暴跌。一時間,礦機價格一降再降,礦機銷量劇烈萎縮,礦機行業進入寒冬。長達一年多的熊市讓很多礦業紛紛破產。

  2019年上半年,比特幣價格開始回暖。“今年4月份到7月份的礦機都賣得特別好”,韓小虎認為,主要原因就是幣價上漲。“今年以來,螞蟻礦機和神馬礦機賣得特別好,阿瓦隆礦機和翼比特礦機因為產能問題就賣得一般。”

  談及10月份區塊鏈行業政策利好,韓小虎并不是很樂觀,“這段時間礦機銷售依舊較為冷清。新增礦機銷售主要是賣往國外,國內礦機銷售主要是礦場礦機的更新換代。”

  環顧賽格廣場4、5層的礦業店鋪,有客戶停留交談的店不多,大部分店主或銷售都在捧著手機玩游戲。挖礦服務平臺快蛙負責人李東楠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對于比特幣挖礦來說,政策因素只是一個短期的指標,對于長期基本面沒有太大影響。

  礦圈興起



  (比特大陸在深圳的生產線,工作人員正在組裝螞蟻礦機運算板。圖/視覺中國)

  2008年11月1日,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一個自稱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人發布比特幣白皮書《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陳述他對電子貨幣的新設想,比特幣由此誕生。

  2009年1月3日,比特幣創世區塊誕生。最初,區塊獎勵是50個比特幣,隨后比特幣就以每10分鐘50個的速度增長,之后每四年減半。

  比特幣的總數量將被永久限制在約2100萬個。當總量達到1050萬時(2100萬的50%),區塊獎勵減半為25個。當總量達到1575萬(新產出525萬,即1050的50%)時,區塊獎勵再減半為12.5個。當前的周期,系統每次會獎勵成功記賬的用戶12.5個比特幣。

  記賬成功后系統獎勵的比特幣,其實是系統設定好且首次發行流通的。某種程度上,這有點類似于深埋地下的礦藏資源。于是,業內人士將這種提供計算資源、爭奪記賬權的行為形象地稱為“挖礦”,參與挖礦的用戶稱為“礦工”,所使用的計算資源稱為“礦機”,礦機所具有的計算資源稱為“算力”。

  比特幣都是由挖礦得到,那么到底如何去挖?這就涉及兩個概念,礦場和礦池。

  比特幣的開采和煤礦、金礦相同,都需要通過礦機進行挖掘。不同之處在于,比特幣挖礦是通過礦機在網絡世界中不斷的數學運算進行的。而所謂的比特幣礦場,就是搭建一座廠房,將幾十臺、幾百臺或者幾千臺的礦機放在一起進行數學運算,挖掘比特幣。

  通常情況下,比特幣挖礦需要消耗大量電力。根據央視調查,1個擁有5000臺礦機的中型礦場,一年的耗電量大約在6000萬度,相當于一個10萬人口的鄉鎮一年的生活用電量。因此,大部分開設礦場的人都選擇將礦場設立在靠近電站、電費低廉的地方。

  目前,比特幣礦場的電主要分成水電和火電。水電主要分布在云南、四川等地區,火電則主要是分布在內蒙古地區。

  如果說礦場是一個比特幣挖礦硬件設備的集合,那么礦池則是礦工們算力的集合。具體來講,礦池就是一個開放的、全自動的挖礦平臺,礦工將自己的礦機接入礦池,貢獻自己的算力共同挖礦,然后獲得收益。

  在加密貨幣進行挖礦的過程中,隨著越來越多的礦工入場,挖礦的總算力越來越高,單個礦工的產出也變得越來越不穩定,為了獲得更加穩定的挖礦收益,礦工們開始聯合起來與其他礦工進行競爭,因此就逐漸出現了比特幣礦池的概念。

  實際上,礦池本身并不進行挖礦計算,而是將計算任務分配給連接到礦池的礦機。加入礦池,比特幣用戶一方面可以避免運行全節點;另一方面也可以減少挖礦回報的方差。

  短期來看,挖礦和運氣有關。與礦池收益相關的是幸運值,即是運氣的好壞,幸運值越高挖到比特幣概率越大,獲得的收益也越大。截至目前,礦池的收益分配主要有:PPLNS、PPS、PROP三種形式。

  根據BTC.com的數據,當前掌握比特幣算力前五的礦池分別是Poolin、F2Pool、BTC.com、AntPool和ViaBTC,其中后面三個礦池均屬于比特大陸系。

  礦企洗牌

  隨著比特幣整體價值越來越大,逐漸形成了大致分為上中下游的比特幣產業鏈。上游是礦機的設計、生產和銷售;中游是挖礦的礦池和礦場;下游是比特幣交易所及錢包。

  礦機是比特幣挖礦的關鍵,單位算力功耗則是評估礦機性能的核心指標。在相同的算力情況下,礦機的功耗越小,意味著礦機的性能越好。

  最初,比特幣區塊獎勵較大,獲得記賬成功率較高。隨著全網算力的整體提升,挖礦成功的難度會越來越大,因此礦機需要不斷更新換代以維持收益。

  時間回到2011年,比特幣挖礦芯片經歷了初級階段的更新換代,從個人電腦CPU、GPU挖礦,進化到區域可編程門陣列(FPGA)時代。

  當年8月,嘉楠耘智創始人張楠賡正在北航攻讀計算機專業博士。他以“ngzhang”的ID出現在比特幣論壇 Bitcoin Forum,并在接下來的時間內推銷自己研發的FPGA礦機——Icarus與Lancelot,漸漸有了名氣。由于大家對其真實身份并不了解,因此按照ID稱呼其為“南瓜張”,這個稱號延續至今。

  2012年6月,美國專門開發比特幣礦機的蝴蝶實驗室(Butterfly Labs)宣布,準備研發一款性能遠勝當時主流FPGA礦機的ASIC(Application-Specific-Integrated-Circuit chip)礦機,并承諾將于當年10月交付第一批ASIC礦機,因此獲得了100萬美元眾籌。

  如果ASIC礦機可以實現設計的性能,比特幣挖礦收益可以成倍上升。這對于比特幣挖礦,無疑是重大利好,但對于“南瓜張”而言,卻是一次重大打擊。

  受到蝴蝶實驗室眾籌融資方式啟發,2012年8月,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蔣信予(烤貓)與David(范大威)在GLBSE交易所地進行IPO,發行股票名稱是Asicminer,總股本40萬股,烤貓公司比特泉(Bitfountain)持有59%,發行價為0.1 BTC/股,共發行163962股。按當時匯率計算,籌得約100萬人民幣。聽聞消息后,吳忌寒立刻投資烤貓礦機。

  此時,討論ASIC礦機熱潮持續,三個團隊都想率先研發成功。

  很快,“南瓜張”找來比特幣早期原住民、美籍華裔程序員郭逸夫(Yifu Guo),宣布在2012年9月一起開發ASIC礦機。酷愛日漫的“南瓜張”,為這臺新礦機起名為“阿瓦隆”。

  原本應該在10月份交付礦機,結果蝴蝶實驗室卻一拖再拖,給了“南瓜張”和烤貓時間。

  2013年1月,嘉楠耘智推出全球第一臺ASIC礦機。自此,阿瓦隆與“南瓜張”,這兩個名字被載入比特幣發展史,標志著比特幣挖礦進入ASIC新紀元。

  這一年,吳忌寒和詹克團也決定成立比特大陸,并在12月底推出螞蟻礦機S1,性能優于阿瓦隆A1。此后,比特大陸不斷快速迭代螞蟻礦機,將其他競爭對手逐步淘汰。

  爭奪上市

  伴隨著比特幣價格重回1萬美元大關,各大礦機巨頭又開始重啟上市進程。



  (9月17日,比特大陸發布算豐第三代AI芯片BM1684,該芯片聚焦于云端及邊緣 應用的人工智能推理。圖/中新)

  10月28日,嘉楠耘智正式向納斯達克遞交招股書。瑞信、花旗銀行、華興資本控股(14.82, 0.06, 0.41%)和招銀國際聯合擔保。以股票代碼CAN在納斯達克掛牌,計劃籌資4億美元,較之前赴港IPO宣傳的募資額,有較大的幅度縮減。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9年上半年,嘉楠耘智此次赴美上市主體嘉楠科技總營收為2.89億元,低于2018年同期的19.471億元,同比下降85.2%;凈虧損為3.31億元,而上年同期為凈利潤2.168億元。

  嘉楠耘智的產品收入主要分為兩部分,區塊鏈產品和AI產品。其中區塊鏈產品是嘉楠耘智主要收入來源,礦機銷售一直作為嘉楠耘智的支柱業務。

  從中可以看到,2019年上半年,嘉楠耘智礦機收入為2.87億元,其中絕大多數收入來自阿瓦隆A8系列;AI產品僅盈利50萬元,作為對比,2018年下半年AI產品的收入為30萬元。而在此之前,嘉楠耘智的AI類產品一直沒有收入產生。

  近日,嘉楠耘智更新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19年三季度繼續虧損。令人疑惑的是,比特幣價格在2019年二季度開始回暖,并在5月份突破1萬美元大關,甚至達到1.4萬美元高點。比特大陸和神馬礦機在今年二季度后都營收大漲,沒想到嘉楠耘智仍在虧損。

  與此同時,礦機行業龍頭比特大陸再次傳出重啟IPO。據悉,比特大陸已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秘密遞交了上市申請,保薦人為德意志銀行。不過,比特大陸回應稱,對市場傳聞不予置評。

  此前在2018年,嘉楠耘智、億邦國際、比特大陸三家先后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最終無一成功。而嘉楠耘智更是分別在2016年、2017年對A股和新三板發起沖刺,又均已失敗告終。這一次,傳出重啟上市計劃的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陸將上市目標轉向納斯達克。

  曾經運作過多家美股和港股上市公司的趣店CFO楊家康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背后原因是港交所和納斯達克的監管重點有很大不同。

  楊家康對此分析稱,對于美國監管來說,只要投資人愿意買單,就算在中國不合規的互聯網金融公司都能在美股上市。而港交所上市委員會有一些篩選標準,判斷哪些企業是否可以上市,主要考察公司有沒有持續經營能力,例如未來是否會被監管否決,業務模式可不可持續,客戶集中度是否過高等。

  楊家康進一步解釋道,美國的監管核心是會計處理原則和信息披露完整而真實。他們看是否有合適的會計處理原則;如果有瑕疵,有沒有如實且完整地告訴投資人。只要信息披露完整而真實,決策權由投資人自己去判斷。美國敢于這么做,因為有強大的集體訴訟機制,只要上市公司欺騙投資人,就會遭到極其嚴厲的處罰,輕則高管坐牢,重則公司破產。

  11月12日有消息傳出嘉楠耘智將于11月20日在納斯達克上市,嘉楠耘智董事長孔建平已開始發送請帖。不過,孔建平在朋友圈對該消息予以否認,笑稱“這個請帖長什么樣,誰有可以發我學習下。”

  (應采訪需求,韓小虎、李東楠皆為化名)

  礦機 比特幣 嘉楠耘智 阿瓦隆 韓小虎
如何訪問權限為100,255的貼子:http://www.ekaudf.tw/thread-37840-1-1.html;注冊會員顯示會員名非法、需邀請碼,注冊后仍不能回復,找不到回復按鈕:http://www.ekaudf.tw/thread-23-1-1.html

返回列表
意甲联赛ac米兰国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