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掃碼) | :(掃碼) |
返回列表 發帖

英國脫歐正無限接近完成

英國脫歐正無限接近完成

更新于2019年11月13日 04:12
歐陽俊:英國到底會不會脫歐?無論過程多么曲折,英國遲早會脫歐。脫歐并非英國單方的事務。歐盟的決定同樣重要,某種程度意義上甚至更為重要。

看起來,英國脫歐就像是一部鬧劇。2016年公投結束短短三年,英國已經換了三任首相,換了三任脫歐大臣。2019年,英國議會連續兩次否決政府提交的脫歐協議。因為反對首相無協議脫歐提議,執政的保守黨開除了包括丘吉爾孫子在內的21名資深議員的黨籍。10月17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和歐盟主席聯合宣布就脫歐達成協議。但僅僅兩天之后,英國議會就拒絕就新的脫歐協議進行表決,迫使約翰遜首相致函歐盟主席容克尋求第二次脫歐延遲。五天之后,事情再次發生反轉。10月22日,英國議會以329票對299票“二讀”通過約翰遜版“脫歐”協議,頓時又讓人感覺好像英國脫歐在即。如此反復多次,讓人們如墜入五里霧中:英國到底會不會脫歐?

筆者的答案一如過去,無論過程多么曲折,英國遲早會脫歐。

沉默而堅定的英國脫歐民意

在英國,反對脫歐的力量始終存在。我們知道,英國能否脫歐最終取決于其多數國民的意志,若是支持一體化的聲音大于反對的聲音,英國脫歐最終將會是無疾而終。如果僅從媒體報道來看,這仿佛將成為事實。經過親歐精英多年的歐洲意識培育,英國支持留歐、反對脫歐的力量的確十分強大。正因為此,2016年公投結束后一周內,超過400萬英國人聯署要求重新公投。就在10月19日英國議會37年來首次周六會議的會場外面,50萬英國人集聚在倫敦街頭反對脫歐。前首相布萊爾、卡梅倫也紛紛表態,支持再次就脫歐問題舉行公投。蘇格蘭首席部長斯特金甚至多次公開威脅,如果英國脫歐成功,蘇格蘭將會再次就脫英問題舉行公投。

但更應注意的是,這些現象只是表明英國人在脫歐問題上嚴重分裂。如果以此來證明留歐是主流民意,那就陷入了幸存者謬誤的陷阱。英國2016年脫歐公投結果是,支持脫歐的比反對脫歐的多4個百分點。這并不是一個小的差距,而且在過去三年差距也并沒有明顯改變。《歐洲晴雨表》2019年第3季度調查結果顯示,53%的英國人只承認自己的英國身份,該比例較歐盟平均水平高20個百分點,較上年同期還上升了3個百分點。換而言之,堅持英國主權獨立才是英國的主流民意。正因如此,科爾賓雖然面臨黨內激進派的巨大壓力,但也不敢公開將支持留歐作為工黨的競選主張,無論私底下他多么希望留歐、反對脫歐。

理性而精巧的英式成本收益計算

與其歐洲大陸伙伴不同,加入歐盟是英國人在成本收益比較基礎上的理性選擇,擁歐、疑歐、脫歐的爭論從來沒有離開過英國政治舞臺。早在1975年,英國人曾就是否留在歐共體進行過一次公投。當年,英國人選擇了留歐。這一次如何選擇,依然可以用成本收益分析主流民意的形成。

其一,在加入歐盟后主權損失的認知上,認為英國入盟后主權損失超過入盟時預期而且未來主權還將被進一步侵蝕的投票者占多數。其中,失去對邊境控制是英國人最大的擔憂。歐盟單一經濟協定要求,成員國必須對其他成員開放邊境,允許歐盟公民自由流動、自由就業。《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簽訂之時,12個原始締約國經濟發展程度、制度文化相差不大,彼此之間人員流動預期規模有限,因此英國人并不在乎對其他成員開放邊境。但歐盟東擴后,東歐移民開始涌入英國。新移民不僅規模遠遠超出簽約時預期,而且因文化習慣差異很難融入英國社會。隨著新移民數量持續增加,英國人越來越擔憂自身文化受到侵害,擔憂自身工作機會受到威脅。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歐盟幾乎不可能允許收緊人員流動。這一現實和預期,讓越來越多的英國國民感覺英國已經喪失了對邊境的控制。

其二,在加入歐盟后所得收益的認知上,認為英國加入歐盟后所得收益低于入盟時預期且留在歐盟的未來收益還將繼續下降的投票者占多數。英國是功利主義發端地,當初愿意讓渡自己的主權加入歐共體,目的是換取利益特別是安全利益和經濟利益。在安全方面,英國試圖藉此監控、影響甚至主導歐洲大陸事務,也試圖藉此聯合歐洲大陸國家共同應對來自蘇聯的危險。經濟方面,英國試圖藉此更便利地進入歐洲大陸市場,更多地分享歐洲大陸經濟成長紅利。然而,這兩方面的收益在冷戰結束后急劇減少。一是,歐盟成立后德法成為歐洲事實上的領袖,英國對歐洲事務的影響力急劇下降。同時,蘇聯解體消除了來自歐洲外部的主要安全威脅,英國也喪失了繼續聯合歐洲的積極性。此外,近年來歐美分歧日益增多且日益公開化,英國受歐盟條約約束需與德法保持一致,往往會因此傷及與美國的傳統特殊關系。二是,從關稅同盟到單一經濟,英國獲取的經濟利益低于預期。WTO成立降低了其他國家進入歐洲大陸市場的門檻,也減少了與歐洲大陸市場特殊關系給英國帶來的優勢。同時,受歐盟條約約束,英國喪失了對外經濟政策的獨立性,無法根據自身需要調整與其他重要市場的關系。此外,歐元的引入極大地削弱了英鎊的競爭力和倫敦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且,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爆發,歐洲大陸深陷債務危機不能自拔,經濟表現持續低迷,降低了大陸市場對英國的重要性。

其三,脫歐的損失沒有渲染的那么大。在許多觀察家看來,路徑依賴與沉淀成本是英國脫歐難以逾越的障礙。我們對此持強烈懷疑態度。一方面,英國脫歐的經濟損失沒有想象的那么大。除了支付歐盟的390億英鎊的分手費外,其他損失都是根據最壞情形進行估計的,被支持留歐的媒體、機構和學者有意無意地夸大了。理性地講,即使當前英國采取無協議的方式脫歐,最終還是會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而與單一經濟協定相比,自由貿易協定對英國而言或許是更好的選擇,既可以低成本進入歐洲市場,又可以保持經濟金融和貿易政策的靈活性。另一方面,約翰遜的英版“一國兩制”能較好解決北愛邊境問題。事實上,10月19日,反對黨甚至沒有貿然直接就脫歐協議進行投票,而旨在拖延的萊特溫動議也只是勉強以320:306票通過。10月22日,英國議會更是以明顯多數通過了新脫歐協議。與梅版脫歐協議相比,顯然約翰遜版脫歐協議受歡迎得多。

順水推舟的歐盟占優策略

其實,脫歐并非英國單方的事務。歐盟的決定同樣重要,某種程度意義上甚至更為重要。英國完成公投決定脫歐后很長一段時間,歐盟一直處于震驚、不相信、不愿意的狀態,甚至還寄希望于英國人能夠回心轉意。如今三年過去了,歐盟也開始明白,發展到現在脫歐不僅是英國的理性選擇,讓想要脫歐的英國盡快脫歐對歐盟而言同樣是理性選擇。

第一,英國脫歐引發的多米諾骨牌效應擔憂不復存在。全球金融危機后,原本順風順水的歐洲一體化進程,突然遭遇一連串負面事件的打擊。2009年,希臘主權債務風險暴露,并迅速蔓延到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和愛爾蘭等國,演變成歐洲債務危機,一度威脅到歐元的安全。為危機救援條件、危機損失分擔等問題,意、希為代表的債務國與德國為代表的債權國爭吵不休。2015年,敘利亞遇難兒童照片引爆了難民危機,更是讓意、希對兩國歐盟不滿情緒全面爆發。與此同時,東歐國家堅決拒絕歐盟提出的難民分配方案,拒絕歐盟對其司法體系改革的干預,與西歐國家分歧和矛盾全面公開化。在此背景下,英國人公投決定脫歐,當時的確令人擔憂會不會出現多米諾骨牌效應,誘使更多的國家選擇脫歐。如今看來,這樣的擔憂是多余的。盡管對歐盟有諸多不滿,不少國家親歐政黨在選舉中落敗而被迫下野,但無論在希臘、意大利還是在波蘭、匈牙利,親歐擁歐仍占據社會的主流思想市場,倡導離開歐盟的國民只占很小的比例。在這樣的氛圍下,歐盟沒有必要通過抬高脫歐要價、為難英國的方式,嚇阻其他潛在的脫歐申請者。

第二,將一個拒絕配合、挑肥揀瘦的英國留在歐盟,不僅會拖慢歐盟未來一體化進程,而且容易引起歐盟其他成員間的不團結。從歷史來看,迫于國內疑歐力量的壓力,英國與歐盟其他成員步調很難保持一致,很少支持歐盟推進一體化的舉措。譬如,英國是唯一沒有加入歐元區的歐洲大國,也是唯一拒絕簽署《申根協定》的歐洲大國。又如,2011年12月歐盟冬季峰會上,英國拒絕簽署其他26個成員國都同意簽署的“財政契約”。對于不參加歐盟危機救助方案的英國,不參加單一貨幣體系的英國,不參加歐洲銀行業聯盟的英國,不愿保障人員自由流動的英國,歐盟其他成員的不滿日益強烈。默克爾就曾明確表示,英國在歐盟事物上不可以挑肥揀瘦,享受特權就要承擔責任。可以安全地預言,即使英國不主動提出脫歐,歐盟遲早也會選擇將英國踢出,否則歐盟一體化不僅無法推進,甚至可能因為不團結而出現退化。從媒體報道來看,馬克龍總統已經公開對“脫歐”變“拖歐”表示不滿,敦促英國朝野盡快就脫歐做出最后的決斷。

好聚還要好散。對英國和歐盟而言,達成協議后友好分手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選擇。只有處理好脫歐事宜,英國才能騰出手來彌合極化的國民分歧,才能開啟與歐盟新的未來,才能自由地開展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合作。只有處理好脫歐事宜,歐盟才能徹底放下包袱專心應對歐債危機和難民危機的遺留問題,才能著手解決東西歐之間已經公開化的分歧,才能團結其他成員國繼續朝著歐洲聯邦的道路前行。英國能盡快完成有序脫歐,對于晦暗不明的世界經濟也是一劑強心針。身處歐洲之外的我們理應致以感謝和祝福,感謝他們為人類和平所進行的偉大嘗試,祝福他們友好分手后繼續享有和平與幸福。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本文編輯徐瑾 [email protected]
如何訪問權限為100,255的貼子:http://www.ekaudf.tw/thread-37840-1-1.html;注冊會員顯示會員名非法、需邀請碼,注冊后仍不能回復,找不到回復按鈕:http://www.ekaudf.tw/thread-23-1-1.html

返回列表
意甲联赛ac米兰国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