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掃碼) | :(掃碼) |
返回列表 發帖

為什么我們用不好期權?

為什么我們用不好期權?

11月6日—7日,鄭商所期權講習所第十九期培訓班PTA期權套期保值研討及實務培訓在杭州舉行。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部執行總經理陸文奇就“從戰略角度規劃期權運用”做了主題演講。

陸文奇介紹,資產管理領域也就是投資領域對期權的運用,典型的思考流程是先形成多空觀點,然后在觀點基礎上規劃策略,最后敲定執行價、期限、權利金價位等細節。“在判斷多空,形成觀點的時候, 市場上大多都使用基本面、技術面、資金面、政策面、消息面等傳統框架。這時候期權其實并沒有參與進來。期權只是在第二階段以后作為執行和優化的手段加入進來。”在他看來,如此,期權并沒有參與觀點的形成,只參與了觀點的表達。

他表示,在投資市場中,有時候即便總體觀點正確,也不一定能實現盈利,都是由于產品和觀點錯配或產品缺位,造成觀點效率的流失。期權作為一種立體的工具,可以滿足靈活細化觀點的表達,但目前國內很多買方的困擾在于缺乏靈活的觀點,而多數賣方對此也無法提供好的建議。長期以來的產品匱乏,使買賣方雙方都陷入了習慣性的“陷阱”。很多研究員也受制于這種效率流失,而不會花大力氣去展開對這個非多空觀點的精準調研。

“在一個成熟的市場,產品和觀點是相輔相成的。有時是賣方的產品促使買方拓展了觀點,有時是買方的觀點推動了賣方開發產品,如當年的價差期權或亞式期權。”陸文奇提到,目前的大宗商品的資產管理領域,這樣的互動是嚴重匱乏的。期權類產品如要實現爆發性增長,還有待整個行業進一步拓展觀點的靈活度,從而拓寬應用場景。

在風險管理方面,產業客戶交易期權不是為了獲取alpha,而是為了對沖風險,是為了做減法。所以他們的期權運用場景來源于風險,有沒有承擔精準的非線性的價格風險。這種價格風險是在現貨合約的定價條款中產生的。

“假如上游和下游的價格條款是完全背對背的,那就不存在保值的需求,連期貨都用不上。如果上下游有錯配,不管是價位的還是時點的,就有了風險管理的需求。線性的歸線性產品管,非線性的歸非線性產品管。”他舉例解釋,如果是線性的風險想全部鎖住,可以用期貨。如果是線性的風險想局部鎖住或者本來就是非線性的風險,那么可以用期權或其他非線性類產品。總體上,期權只適用于有靈活定價需求的產業客戶。

在他看來,和資產管理行業對“精準的觀點”理解不夠深一樣,目前國內產業對于“靈活的定價需求”也處于懵懂的階段,產業在現貨合約里使用結構性定價的條款很少。而靈活的定價機制究竟“有沒有附加值”、“有多大附加制”是留個產業思考的根本性問題。不同產業、不同產業鏈都會有自己的看法。

“企業要更好的實現期權帶來的優勢,就要在設計套保策略過程中,走出看漲、看跌的局限,更多的從戰略層面考慮。”他表示,期權給了我們很多操作上的靈活性,但這種靈活性優勢的發揮,需要企業總體觀點和整體投研框架的匹配。

陸文奇認為,主營利潤來自經營過程的企業,風險主要源于在不同經濟周期對價格波動敏感度的不對稱。“大部分時候,企業對價格敏感度是不對稱的,所以需要保值。進入不利的極端情況時候,企業成本會大幅上升,但是在較好的情況,成本下降的幅度卻很有限。”他解釋說。

企業的實力,其實主要體現在不利的極端情況下企業的表現,做風險管理,就要找到價格波動的敏感點,思考怎么把期權“用進去”。企業運用期權的優勢管理風險,不是把所有風險“抹平”,而是有重點有選擇的在自己能夠承受的范圍內,作出良性選擇,既可以規避極端風險,又可以一定程度上參與良性風險,才能更好的發揮期權工具的作用。

總體而言,無論是在資產管理還是大宗商品實體風險管理領域,國內機構在期權運用方面大多都是受限于當前戰略框架下,期權運用場景的不足。如果能夠借助產品來拓展戰略思考寬度,相信整個行業的成熟度將會出現大幅提升。

如何訪問權限為100,255的貼子:http://www.ekaudf.tw/thread-37840-1-1.html;注冊會員顯示會員名非法、需邀請碼,注冊后仍不能回復,找不到回復按鈕:http://www.ekaudf.tw/thread-23-1-1.html

返回列表
意甲联赛ac米兰国米